山东滨州多个市政工程拖欠工程款 150万工黄磊金钱欠10年

据中国之声报道:欠债还钱,这是老百姓最朴素的权利观念,尤其是农民工的血汗钱,绝不能拖欠,这不仅关乎最基本的市场规则,更关乎社会诚信和道德良心。近几年来,中央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现象高度重视。就在今年初,中央还专门召开会议,强调要强化农民工欠薪治理,各地要优先清偿政府投资项目拖欠导致的欠薪。

近日,山东滨州的王先生向中国之声反映,他父亲带着村里的乡亲,在当地干了多年建筑工程。2002年以来,从滨州黄河河务局下属企业承揽了多项政府市政工程,十几年来要不到血汗钱。甚至,他的父亲因病去世三年了,至今还有150多万的工程款被拖欠着。

工程队承揽市政工程近9年,至今仍拖欠150多万工程款

32岁的王成建说,当年,他跟着父亲王际尧去滨州市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要账的时候,还在读高中。在他的印象中,那时候每到放寒假,家里就坐满了要账的乡亲:“一般都是腊月二十五六,农民工当时都坐在家里等工资,我那时候也放假了,跟他一块去要。每年这时候满怀希望地去要,到时候可能就给个两三万块钱,又回来了。”

王成建说,父亲王际尧带着同村的乡亲组成的工程队四处揽活儿。从1998年开始,和滨州黄河河务局下属的滨州市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排水工程、公路桥,还有路面,污水管道等等这些,一直干到07年。拖拖拉拉的,工程款一直也没付全,到现在还欠150多万。”

王成建向中国之声记者提供的十多份只有签字没有公章的结算单显示,工程项目名称有“渤海十五路新开河桥工程”“渤海十五路、黄河六路道路及排水工程”“滨西区新立河桥工程”“黄河五路人行道工程”等等,工程结算时间最早的是2002年11月。

王成建提供的部分未盖公章的工程结<strong></strong>算单,装订处已经生锈
王成建提供的部分未盖公章的工程结算单,装订处已经生锈

王成建说,父亲组织的施工队成员,基本都是本村或邻村的乡亲。虽然从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要不到钱,父亲还是想方设法先垫付着农民工的工资,“当时领着我们家周围几个村的乡亲一块干了工程,多的有十几万的工程款的,连人带车拉料的那种,有的三万两万的,我父亲带的我们那边老百姓也不容易,肯定想办法给人家偿还,为了这家里边的房子都卖了。”

王际尧与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此前签订的合作协议
王际尧与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此前签订的合作协议

建筑工程是个烧钱的活儿,垫进去的钱多,要回来的钱少。王成建说,到2007年,家里实在垫不起钱,就不敢再从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揽活儿了。当时,总共被拖欠180万工程款。

“从07年开始去要就不怎么给了。可能每年给个2万给个3万,有的时候给个5万。这样说说实话连个利息都不够。”

包工头父亲因病去世,儿子继续讨要工程款至今

事情在2012年有了一些转机,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又开始两三万地给着工程款。因为,这一年,王际尧被诊断出了重病——运动神经元病:“这个病还比较难治,他用那个球蛋白,一瓶就五六百块钱,可能一天就得四五瓶。所以说家里不说是有积蓄了,连还农民工工资,再就是治病,家里所有的积蓄一空,而且还借了不少外债。”

2016年,王际尧因病去世。王成建说,父亲去世前,带着他最后一次前往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要债,当时,父亲说过,自己病重,跑不动了,以后就由儿子替自己跑了,为此还专门签了一份授权委托书。但父亲过世三年后,至今还有150多万的工程款,要不回来,“当时我爸一个朋友还说了,说你这个钱一年给你2万、3万,到时候你还是让你孙子来要。本想是一句开玩笑的话,没想到还真能成真。当时我还没结婚,到现在你看孙子都很大了。”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滨州市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是一家全民所有制企业。记者在当地采访期间也了解到,这家企业是滨州黄河河务局的下属企业。包括河务局和滨州市政府部门在内,都知道王成建父亲的遭遇。拖了这么多年,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为什么不支付王际尧的工程款呢?

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欠钱属实,但市里不给拨款,无法支付

王成建告诉中国之声记者,这十多年的讨债过程中,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的态度一直没有变:欠钱属实,要钱没有。理由是,王际尧干的这些活儿,都是滨州市住建局负责的市政工程,市里欠着工程处的钱,他们自然也就给不了王际尧家,“态度还好,就是没钱!他说我能从市政府要上钱来之后,他就去给我签字,从市政府把那个钱直接拨到我的账户上。”

本月初,记者来到位于滨州一个居民小区内的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三层的大楼里空空荡荡。在二层的一个办公室门口,张贴着一则通知:各位要账的朋友,因业务关系,我们暂且外出办公。

滨州市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办公室门外张贴着的告示
滨州市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办公室门外张贴着的告示

昨天,黄河工程处主任田洪臣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承认拖欠王际尧施工队的工钱:

田洪臣:当时一些工程款没有到位。这些年连续起来,上一任的上一任也把一些钱给花了,需要不断地进行调整。

记者:是工程处之前的负责人把工程款挪用千赢 了,是吗?

田洪臣:也不单纯是这样。这事情很复杂,总而言之,我给他是这么说的,你要追究说哪个工程的哪个工钱(没给),我说这事儿我没法给你解释。真正的(办法)就是工程处欠你的钱,工程处想办法还你的钱就是了。现在有些债务人起诉了我们,我们的账户被法院封着了,没法进行运转。封了两年了吧。

记者:那就是在此之前呢?为什么没有结清?

田洪臣:那时候一些工程款没有拨给我们。

记者:是市政府的工程?

田洪臣:不光是市政府的,还有地方上的一些债务。都是公家的工程。

2017年,山东省就曾专门下发通知,严查拖欠农民工工资,政府投资项目欠薪全面清零。那么发生在滨州的这起欠薪事件,到底该怎么处理?

本文地址:http://www.hbtsrf.com/ent/20190514/5523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